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四十二章 弱水少君

  随空间神殿殿主的神音响起,殿内的地面、屋顶、墙壁、铜柱,皆出现一道道阵法光纹,越来越密集。
  一层又一层空间重压,从四面八方,涌向张若尘,像一座座大世界压在身上,肩脊生疼。
  张若尘处变不惊,道:“这股气息……上一次在空间神殿中刺杀我的黑影,果真是你。”
  空间神殿殿主稍微一动精神力,张若尘的真理之心,立即生出熟悉的感知。
  他终究不是天圆无缺,静时可藏,圆满无形。
  动则,必露破绽。
  空间神殿殿主没有继续隐藏的意思,道:“你认为,这一次,自己还会有上一次那样好的运气吗?”
  张若尘道:“殿主认为,我只是运气好?”
  “当然不是!一个能够逼得慕容泰来全力以赴的修士,在任何地方,都是跺地惊天的人物,实力怎么会弱呢?但,这里可是空间神殿!”
  空间神殿殿主不疾不徐,道:“上一次,本座为了隐藏身份,实在太束手束脚,加之没有料到你身怀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这样的底牌,其实输得不冤。”
  做为一殿之主,渔净祯对空间神殿各种力量的掌控,自然不是张若尘可比。
  这座神殿内,有空间神殿历代强者留下的玄奥神阵,此刻已是尽数复苏,化为一座座阵法世界,威能比上一次强了不知多少,在不断压缩张若尘的场域。
  张若尘苦笑,道:“殿主在知晓我拥有的各种底牌的情况下,竟依旧如此自信,看来今天我是在劫难逃。”
  空间神殿殿主并不避讳张若尘,直接对殿外的阿芙雅,道:“始女王若与本座联手,张若尘的玄胎和尸身,你任取。以始女王的绝代智慧和悟性,相信自己就能悟出他一品神道的真谛,何须寄人篱下?”
  殿外,阿芙雅长发摇曳,秀目远眺,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就有各种可能。
  空间神殿殿主笑道:“若尘,看来你真的还是太年轻了,请来的,未必就是一位帮手啊!”
  张若尘尽管知道对方是在乱自己的心,但想到之前阿芙雅说,等到他的修为远远超过她后,就该她担忧的那句没有说完的话,心中的确是有些动摇。
  但,张若尘绝不可能将这种忧虑,表现在脸上,反而更加从容和自信,悠然道:“有天圆地方神阵覆盖,空间神殿的天机,外面洞察不了!殿主不用急着动手,本长老还有几点疑惑,想要请教。”
  空间神殿殿主道:“我知道你一定会问的。我给老九一个面子,可以让你死得明白。问吧!”
  张若尘道:“殿主可知弱水一族?”
  空间神殿殿主双目一缩,脸色一下变得幽沉,再无刚才的从容,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并不确定,只是问一问,试探你。现在倒是可以确定了!”
  张若尘继续道:“我在星天崖的经篆洞,曾看到过关于弱水一族的记载。百万年前,逆神天尊率领逆神族……确切的说,那个时候应该叫做圣族。逆神天尊率圣族大军,灭弱水一族,取弱水为天河,以守护圣界。”
  “上古时,与雷族齐名的弱水一族,就此消失在世间。”
  “我曾问过真理殿主,关于你的信息。她说,你出生卑微,年轻时在圣族不受重视,备受排挤,难以接触到高深的修炼之法,只能转而修炼精神力。整個圣族,唯有九天与你关系最好。你的精神力修炼法,大多都是九天传给你的。”
  “试想,以九天的身份,就算你只是一个旁系血脉的圣族子弟,他一句话依旧可以改变你的处境。但他却改变不了!”
  “而像你这样天资出众的人物,年轻时,必定迅速就能展露头角,圣族内部为何还要打压和排挤伱?”
  “你成为圣族三长老的时间,乃是三十万年前,是逆神天尊陨落之后。”
  “所以,我大胆猜测,圣族中一直在压制你的人,就是逆天天尊,而且他没有将你的身份告诉任何人。他之所以压制你,必定和你神秘的出生有关!”
  空间神殿殿主道:“你这完全就是凭空猜测,你哪里可以看出,本座和弱水一族有联系?”
  “我在命运神殿的天守台观阅无尽典卷,看到过一则关于弱水一族的信息。弱水之母,雷族之父,共有一子,弱水少君,未来之主。”
  张若尘又道:“上一次在这殿中交手,你一个精神力修士,居然可以无视雷电的力量,岂不是太匪夷所思了?我这麒麟拳套上镶嵌的,可是神器级别的地雷珠和风雷珠。”
  “再说除了你这个弱水少君以外,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横渡天河,出入天庭?你可以做到,许多人都做不到的事。”
  “有这些信息在,已经足够我诈你一诈。”
  空间神殿殿主陷入沉思,闭目道:“张若尘,本座真的好羡慕你,你张家也是由盛转衰,近乎灭族,但你运气太好了,有太多人帮你,经篆洞、真理神殿、天守台,天下恐怕也只有你能够同时进入这三个地方。”
  “我明白了!”张若尘道。
  空间神殿殿主道:“你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你为何一开始就在说我运气好,你在嫉妒我。因为你自身的遭遇太过悲惨,所以,你看不得与你有相同遭遇的我,可以像现在这般风光。”张若尘道。
  空间神殿殿主发出刺耳的冷笑,怒目凝视:“你说得没错,本座就是那位弱水少君。渔逆神一念之仁,收养了我,我身怀灭族之仇,心有弱水都无法浇灭的恨,但却必须隐藏自己,日日夜夜做一个认贼作父的仁孝养子。”
  “我终究还是等到了机会,让渔逆神和他的后人,乃至整个圣族,都灰飞烟灭。哈哈!”
  张若尘心中一动,道:“我曾听说,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征战未知之所以会惨败,有可能是因为出了叛徒。此事,是你所为?”
  空间神殿殿主冷冷的盯了张若尘一眼,没有回答。
  张若尘又追问:“是你收集了圣族老人们的头发或者血液之类的东西,交给了发动小量劫的祂,祂这才施展了煈血咒。对吧?祂到底是谁?是不是冥祖?”
  “以你当时的修为,根本无法报仇,必须借助外力。谁联系你的?七十二品莲?”
  “逆神天尊就算一念之仁,想要为弱水一族保留一条血脉,也肯定会抹去你的记忆,不会养一个仇人在族中。谁恢复了你的记忆?要恢复被逆神天尊斩去的记忆,命运之道造诣必定高得可怕,是不是巴尔?”
  张若尘的一个又一个问题都穿云裂石,气场不断增强,将空间神殿殿主的势,压了下去。
  空间神殿殿主很快定住心神,不再闪躲,目光与张若尘对视,道:“有些东西,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知道,渔逆神和整个逆神族都死得其所,不值得同情,不值得怜悯,这是他们该有的报应。”
  “那么池昆仑呢?”
  见他不回答,张若尘故意激道:“你的父亲是雷罚天尊吧?雷罚天尊与量组织同流合污,可想而知,弱水之母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你们弱水一族或许本身就该死呢?”
  “住口!”
  空间神殿殿主双目怒睁,浩荡的精神力风暴,随声音一起,从嘴里涌出。
  张若尘不敢有丝毫怠慢,手臂一挥。
  地鼎从袖中飞了出去,爆发出绚烂夺目的本源神光,化为厚厚光幕。
  与此同时,引动镶嵌在麒麟拳套上的钝空石,十亿倍空间重力释放出来,将压在张若尘身上的重重空间震得松动。
  “噹!”
  精神力风暴和地鼎冲撞在一起,发出一声爆鸣。
  鼎身上的本源神光被击碎无数,地鼎倒飞向张若尘。
  以太极四象图印和空间奥义彻底挣开空间压制的张若尘,向前击出一掌。
  “嘭!”
  手掌刚与鼎身触碰,一股精神力攻击力量,就侵入身体,直冲张若尘的神魂。
  “剑魂!”
  剑鸣声响起,一柄剑魂之剑飞出。
  一剑劈出,如同劈开连天巨浪一般,将精神力风暴彻底破开。
  八十九阶巅峰的存在,吐出的一口精神力风暴,威力何等恐怖,同在殿中的小黑、泉中生、黛雪女王齐齐口吐鲜血,只是抵抗了一瞬间,就倒地不起,七窍流血。
  幸好空间神殿殿主还要留他们性命,以牵制张若尘,否则他们就算不死,精神和神魂也会毁掉。
  “动手!”
  张若尘向阿芙雅喊了这么一声,将剑骨分身分离出去救人,自己则是一手提地鼎,一手捏拳,催动麒麟拳套的神器威能,直向坐在最上方的空间神殿殿主攻杀上去。
  张若尘身上有着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道舍利光点,形成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道细密的佛环护体,以防止再次遭到精神力攻击。
  “嘭嘭!”
  一座座空间神阵,被张若尘撞穿。
  “你之前说,本座的万重界还差得远,现在再试试!”
  空间神殿殿主站起身,整个神殿内的空间,仿佛一下子被撑得无限巨大。
  看不见殿顶。
  殿顶,化为了天。
  “一界压一神,万界压诸天。”
  空间神殿殿主的身躯,似比一颗恒星还要高大,抬起一只手掌,掌心出现一重又一重阵法光图。
  每一道阵法光图,都是大世界的形态,分布有大江大河,山川湖泊。
  如有万界在手!
  上一次,张若尘就是被他这一招,压得身体变得只有三寸高,险些被破了//身内空间。
  而这一次,他手持空间神殿的传承神器“四方大宇印”,施展出来的万重界更加圆满,与神殿中的空间力量完全融合为一体,威力增强到无以复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