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四十一章 再临空间神殿

  “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龙主就去了空间神殿。”池瑶清丽的面容上,透着担忧之色。
  龙主既有绝对理智的一面,也有情感深沉的一面。
  小黑是冰皇和阿九的独子,对龙主而言,这种情感极为复杂,是侄亦如子。
  小黑在天庭出事,龙主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哪怕空间神殿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去。
  若龙主陷入进去,有个好歹,对昆仑界和天龙界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恰恰,空间神殿就是这样的龙潭虎穴,那位殿主连张若尘都敢杀,还有谁不敢杀?
  张若尘将第四儒祖留下的残画,交给池瑶,让她立即带去真理神殿交给真理殿主。
  “就凭一卷残画,并不能证明当年杀害第四儒祖的,就是空间神殿殿主和七十二品莲。此事牵扯甚大,空间神殿殿主如今更是诸天层次的人物,真理殿主肯定不会轻易出手。”池瑶道。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所以我才让你亲自走这一趟,无论如何都得说服她老人家。常年坐镇天庭的至强中,只有真理殿主有可能会相信我的判断,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
  “当然,我也没想过,她会与我一起前往空间神殿。毕竟我才是天尊的刀,无所顾忌,杀伐四方,专斩逆邪。而真理殿主他们不能轻易出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