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三十五章 分开行动

  衣袖一挥,神劲挥洒,棺盖打开。
  银白色的月光照入棺中,映在女尸脸上。
  躺在棺中的空梵宁尸身,哪怕百万年过去,依旧不朽不腐,五官精美,肌肤如玉,长发铺散,仿佛只是在沉睡。
  凤天看着棺中女尸,道:“是梵宁的身骸,绝不会有假。当年,她是被昊天送回来的吧?张若尘是不是疯了,他有何证据证明梵宁还活着?”
  凤天很怒,觉得张若尘在搞事情,当然也是因为她坚信空梵宁不可能还活着。
  怒天神尊一言不发,缓缓抬起右手,发现自己的手臂在枯朽和木化。
  他的枯死绝,并没有完全化解。
  在他心境最脆弱的时候,立即招来枯死绝反扑,开始发作。
  “当年的确是昊天将她的尸骨送回白衣谷,但昊天的话,不能尽信。昊天年轻时,一直对她有情,完全有可能,帮她掩盖真相。”怒天神尊运转神劲和佛气,与枯死绝对抗。
  怒天神尊自然不相信昊天会撒出这种弥天大谎,更不敢相信空梵宁还活着。她若还活着,怎么会百万年都不回白衣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但,在张若尘告诉怒天神尊,空梵宁夺舍了七十二品莲,以此斩掉枯死绝,怒天神尊内心的坚定终于动摇了!
  如果张若尘信上所说才是当年的事实,那么,这些年许多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也就能解释得清。
  “本天这就去天庭,我必须找张若尘问个清楚。”
  凤天心中也想到了许多,越想越难以接受。
  为什么?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现身一见?处心积虑,隐藏于暗,斩断曾经的一切,怎能如此的无情?
  为了替她复仇,凤天心性大变,彻底踏上了死亡之道的路。这是一条痛苦的路,也是一条孤独的路。
  百万年过去,却传来消息,她还活着。
  怎么可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多少人因她而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你走了,命运神殿怎么办?”怒天神尊沉声道。
  凤天停下脚步。
  一直平静沉默的天姥,道:“我去命运神殿吧,正好守株待兔,和巴尔这个半祖较量一番。或许,借此一战,能够更快的破境半祖。”
  显然天姥知晓,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根本没办法主动猎杀雷罚天尊或者巴尔,只能暂时忍耐,转攻为守。
  怒天神尊皱起眉头,道:“你一个人?太危险了,酆都大帝都被流放。而且,命祖的残魂,很可能在十個元会前就已经降临,我曾感应到那股强大无匹的命运波动。大尊当年闯命运神殿,很可能就与他有关。”
  天姥从不轻敌,也知道敌人不是泛泛之辈,否则也不会来白衣谷找怒天神尊联手。
  “你认为当今地狱界谁值得信任,可以策应我一二?”她道。
  怒天神尊仔细凝思,道:“找不死战神吧,你可以绝对相信他。可惜虚风尽先一步走了,不然,他倒是最佳人选。”
  “不死战神?”
  天姥对不死战神的印象,尚是当年那个手下败将。
  狂倒是够狂,敢声称同境界超越不动明王大尊,但实际上,在同境界连她都打不过。
  “将白衣谷和空冥界暂时迁往命运神殿吧,我必须得去了一趟昆仑界,和昊天谈一谈。若我没能活着回来……让张若尘替我守护白衣谷三个元会,直到绝妙成长起来。”
  怒天神尊艰难的将枯死绝压了下去,手臂恢复正常。显然在他眼中,白衣谷的所有后辈,绝妙禅女天资最高,潜力最大。
  “应该不至于!轩辕太昊此人,我颇有了解,还算光明磊落,可谓当世数一数二的豪杰。”天姥道。
  这话由天姥说出,可谓评价极高。
  毕竟,她对不死血族第一强者的不死战神的实力,尚持怀疑态度。
  怒天神尊眼神凛然,寒气冲天,道:“谁知道呢?百万年前的生死隐秘,三十万年前的诸天征战,他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骗了我百万年,我恨须弥了百万年,我本是可以化解张家后人身上的斩道咒,甚至庇护他们,但心中的恨意却是解不开的结,这期间,造成了多少冤案和无辜之人的死,只凭这一点,哪怕同归于尽本尊也饶不过他。”
  不久后,三人相继离开,踏上了各自的路。
  凤天和怒天神尊皆因空梵宁生出执念,必须去解开百万年的心结,才能渡过心劫。
  天姥目标坚定,将清杀雷罚天尊、量组织这些人视为己任,欲还宇宙以安宁,这是大尊当年一直在做的事。
  将冲击半祖境界视为最迫切的目标,只有绝对强大的修为,才能支撑她的愿景。她所追求的,也绝不只是半祖,始祖大道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物,最终极的追求。
  涅藏尊者将白衣谷和空冥界收进了自己的精神力世界,望着这片空荡荡的宇宙虚空,长长叹息:“若主人没有陨落,空冥界何惧任何挑战,怎至于被迫迁走?这一迁,白衣谷的威名将大损。”
  “时代不一样了!暴露在明面上,只能是活靶子,就算印雪天尚在世间,也未必能应对当今复杂而凶险的局面。我有预感,真正可怕的敌人,尚还藏在暗处,隐在深渊。”天姥道。
  涅藏尊者问道:“命祖吗?”
  天姥没有回答,目光清冷且明亮,玉指划破空间,打开了一条通往不死血族的空间之路。此去,她想看看,不死战神到底是个什么成色,是否有资格助她一臂之力。
  与此同时,不死血族正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十大部族的诸神皆赶回不死神城,参加新任族长的继承大典。
  老族长寿元枯竭,即将陨落。
  ……
  凤天没有虚风尽那么强的精神力,也无法像他那样游走在真实和虚无之间,可以轻松瞒过卞庄,躲过天庭天圆无缺者的感应。
  她只能选择,另辟蹊径。
  所以凤天找到了月神!
  别的神灵,或许无法带她进入天庭,月神却可以。
  ……
  风千秋的效率极高,很快就将慕容家族在时间神殿中的各种隐秘整理成册,交到张若尘手中。
  与此同时,慕容家族的神灵,在被风千秋约谈后,相继带领座下的修士,主动离开。
  没办法,张若尘和风族联手,等于是在各方面碾压他们,若是不主动撤离,接下来,必将面对腥风血雨。
  连泰来天,都无法压制张若尘,慕容家族还怎么对抗?
  张若尘坐在时间神殿的一座丹宫中,地鼎就摆放在身旁。鼎的下方,燃烧着神焰。
  张若尘手中捧着秘册,细细观阅,问道:“栖云山的那两个老家伙走了吗?”
  “风千秋去了一趟,他们就走了!他们寿元无多,离开时间神殿,应该很快就会陨落。”一道动听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不见其身。
  张若尘疑道:“这么容易?栖云山的独特时间环境,至少可以让他们继续苟延残喘几万年。对于寿元将尽的神灵而言,还有什么可惧?怎么会这么听话?”
  “如果我是他们,宁愿选择臣服与我,都要继续留下。除非,他们已经找到更好的出路!”
  时间神殿有很多时间特殊的秘域和禁区,藏有一些寿元将尽的神灵,在里面沉睡,可以减缓寿元流失。
  这些神灵,不少都臣服了慕容桓,属于慕容家族的隐藏力量。
  当然这些秘密,都被风千秋挖了出来。
  栖云山的那两个老家伙,修为达到乾坤无量的层次,乃是天庭宇宙举足轻重的强者。
  “你的意思是,除掉他们?”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阿芙雅高贵冰冷的身形,在空气中显现出来,高挑而唯美。
  对于抹杀无量境神灵,她很感兴趣,可以炼出不少高品质的神灵物质,以壮大她脆弱的肉身。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你想去,我也不会让你去冒险的。试想,当今天下,比时间神殿更好的时间秘地去处是哪里?”
  “七十二品莲?”
  阿芙雅脸色微微一凝。
  张若尘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七十二品莲必定在时间神殿修行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查阅过慕容桓的生平,发现他、昊天、圣僧、空梵宁、真理殿主、虚天这些人,几乎是出生于同一时代。”
  “空梵宁惊才绝艳,必受那个时代所有男子的倾慕和迷恋。”阿芙雅太了解这种力量,道:“当一个女人有如此魅力的时候,就可以用天下男子做她的兵器。她想杀任何人,都只需要一句话。她想要任何东西,都有人主动送到她手中。”
  “是吗?始女王当年应该也有如此魅力吧?”
  池瑶的声音,从丹宫外传来。
  不多时,池瑶带领纳兰丹青、万沧澜、青墨、仙妃子等九天玄女,走了进来,个个气质不俗,仪态各异,俨然是一幅活色生香的仙女画卷。
  阿芙雅以闭关修行为由,直接退了下去。
  张若尘放在秘册,与几位熟悉的九天玄女一一寒暄,有调侃万沧澜的武道修为,也有拿出食材让青墨烹饪,最后,目光才落在纳兰丹青身上。
  相视无言。
  张若尘很想说出一句“我失约了”,但,池瑶就站在一旁,这话他怎么都说不出口。
  如今九天玄女看张若尘的眼神,尽是崇敬和仰慕,甚至还有一丝畏惧。包括一直看张若尘不顺眼的万沧澜,都是如此。
  唯有纳兰丹青的眼神平静柔和,如同清风之于秋水,暖阳之于翠木,主动打破沉寂,轻声道:“我想去天人书院的废墟看看,以前昆仑界在天庭式微,一直没办法去。如今,若尘大长老修为盖世,扬昆仑之威,慑天下宵小,想来报你的名字,可以进天人书院吧?”
  天人书院,是第二儒祖在天庭,也就是昔日的圣界,创建的儒道圣地。
  但,早已在十万年前损毁,化为废墟,被姹界的邪修占据。
  “天庭没有表面那么安宁,你若真想去,我陪你一起去吧!”张若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