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三十三章 命运神殿三巨头

  小黑离开天庭,便直接去了白衣谷。
  张若尘在白衣谷开启日晷的时候,他就去修炼过很长一段时间,与谷中神灵已经很熟络,加上他大神境界的修为,自然很快就见到了怒天神尊。
  让小黑颇为意外的是,虚天和凤天竟然也在。
  命运神殿三巨头聚齐了,像是在商议什么大事。
  三巨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一个比一个可怕,让小黑不禁生出蝼蚁望苍穹之感,整个人都规规矩矩,一一行礼拜见,心中是半分杂念都不敢有。
  虚天和凤天眼中皆浮现出疑惑神色,这家伙才刚去天庭,怎么这么快就又遛回地狱界了?
  莫非根本就没有去天庭,在阳奉阴违?
  想到此处,二天脸色不善。
  欺天者,不可饶恕。
  小黑感觉到背上凉飕飕的,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连忙将张若尘给的那封信取出,道:“禀告怒天神尊,这是张若尘让我送来的信,说此信必须由你亲启,涉及到了不得的大秘。”
  怒天神尊衣袖一挥,信已是落入手中。
  信封上的禁制,特殊布置过,只有他的神气可以打开。
  展开信纸,怒天神尊观阅了起来。
  信上,张若尘如实将两次遭遇七十二品莲的经过,告诉了怒天神尊。包括在魂界,七十二品莲联合血符邪皇、玄武真祖欲要营救魂母的秘密,一起道出。
  怒天神尊脸色不变,但眼神却变换不定,时阴时晴,渐渐的,眼中的情绪彻底压不住。
  受他情绪影响,整個白衣谷所在的这座大世界乌云疾行,电闪雷鸣。
  虚天和凤天对视一眼,心中皆是好奇至极。
  以怒天神尊的修为和心境,为何情绪波动会如此激烈?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虚天白色长发直垂腰间,不动声色问道:“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和魂界发生的事有关?张若尘那小子就是爱瞎折腾。”
  怒天神尊一言不发,脸色阴沉得像是要凝结成冰一般,不知在思考什么,倒是将虚天弄得有些尴尬。
  半晌后,怒天神尊手中的信化为灰烬,闭眼道:“二位,本尊暂时怕是无法将白衣谷迁往命运神殿与你们共同应对魁量皇和巴尔了!”
  丢下这话,怒天神尊消失在大殿中。
  虚天和凤天锋锐的目光,齐齐落在小黑身上。
  刚才他们都已经商议妥当,哪想到突然闹出这样的幺蛾子?
  小黑被两尊天的天威,压得都要跪在地上,心中直喊冤。这一切,和他无关啊!
  “虚天大人,张若尘有话带给你。”小黑连忙道。
  虚天防备的盯了凤天一眼,释放出精神力,将小黑拉扯进精神力场域中,道:“说吧,他怎么回复的。”
  小黑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不见凤天的身影。
  小黑拱手行了一礼,绘声绘色的道:“张若尘说,剑源在他手中。”
  “什么?此话当真?他可有让你将剑源带回来?”
  虚天露出喜色,剑源可比剑心的价值大多了!
  剑心,最多只能帮助他修成剑二十四。
  剑源,却可以让他在剑道上走得更远,甚至窥探剑道始祖之路。
  剑祖的剑道始祖之路,就是从剑源开始。
  小黑说道:“此话绝对千真万确,不过,张若尘多鸡贼虚天大人是了解的,他有条件。他说,他要借宇鼎一用。拿到宇鼎,才能给剑源。”
  小黑心中暗暗得意,觉得自己比张若尘聪明多了!
  难道真的告诉虚天,事成之后,张若尘再带他老人家去取剑源?
  这不是将虚天当成傻子嘛!
  画饼不是这样画的。
  他倒是远在天庭,可是自己却要承受虚天的怒火。
  虚天何等精明的人物,观察小黑的眼神,但,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想来也是,区区一个大神,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他面前耍花样。
  被虚天的眼神锁定,小黑却丝毫都不心虚,在他内心,早就帮张若尘安排妥当,脑海中勾勒出张若尘当时在时间神殿中说话的模样,“你告诉虚天,剑源就在我手中。只要拿到宇鼎,必定将剑源拱手送上。”
  虚天道:“他要宇鼎做什么?”
  小黑早就准备,道:“此事乃是大秘,他叮嘱本皇,不可告诉任何人。”
  虚天冷哼一声,神威释放。
  “当然虚天大人不在此列。”
  小黑立即怂了,压低声音,道:“张若尘发现了一株紫心天尊兰,必须用宇鼎才能取。”
  虚天双目圆睁,心中大动,抓住小黑衣襟,几乎要将他提起来,道:“真的是紫心天尊兰?”
  小黑也没想到虚天反应这么大,心中无语,一个个诸天巨擘心境怎么这么差。
  小黑连忙道:“反正他是这么说的。”
  实际上,张若尘只是向小黑说了一句“借宇鼎,或可找到一株紫心天尊兰的踪迹。”
  在张若尘看来,这么画一个饼,自己将来有太多的操作空间。
  大不了告诉虚天,没有找到紫心天尊兰。
  虚天眼珠子转动,想到了什么,道:“必须借宇鼎……莫非紫心天尊兰在不周山?是了,不周山顶,葬着空间神殿的历代殿主,完全有可能孕育出紫心天尊兰。”
  小黑被虚天的神情吓得不轻,连忙道:“我只是帮忙传话,真相如何,是一概不知。但我想,明帝还在命运神殿呢,张若尘肯定不敢诓骗虚天大人!”
  虚天点了点头,松开抓住小黑的手,哼声道:“紫心天尊兰何等宝物,张若尘取到手,必会献给天姥,或者怒天神尊,亦或者自己吞服,哪里轮得到本天?”
  小黑暗暗担心起来,害怕虚天不上套,连忙道:“紫心天尊兰好像不止一株,是很多株。”
  “什么?”
  虚天不信。
  小黑被他眼神瞪得浑身一颤,连忙举手发誓,道:“本皇对天发誓,刚才所说都千真万确,若有一个字虚言,必受元会劫难而死。”
  “张若尘啊,张若尘,本皇为了帮你拿到宇鼎,这次是拼了命了!看来以后,只能待在昆仑界,没办法回地狱界了!”小黑心中如此想到。
  虚天想破境,都快魔怔了,如今有了剑源和紫心天尊兰的确切消息,自然是心绪沸腾。
  他何等骄傲,若不是被逼无奈,怎么可能来白衣谷请怒天神尊?
  若破境到天尊级,世间还有何惧?何须请他空梵怒回命运神殿坐镇?
  小黑退出虚天的精神力场域,浑身软绵绵的,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在虚天面前耍手段,果然是一件刀刃上跳舞的危险事,虚天的每一道眼神,似乎都能将他看破。
  幸好他来之前就做足了准备。
  没等小黑送一口气,发现自己已被凤天拉扯进了神境世界。
  修死亡之道的凤天,比虚天更加可怕,每一道气息都能直刺灵魂,小黑全身不断冒冷汗,心中将张若尘都快骂死。
  自己乃是奉凤天之命,去天庭找他,凤天何等关心他安危。
  但张若尘给怒天神尊写信,与虚天做交易,却没有任何话带给凤天。
  如此忽视凤天,凤天若是知晓了,必定震怒。
  怎么办?
  “看来还是得本皇帮他!张若尘,你欠本皇欠大了,世间何处找本皇这样的挚友?今后看你还说本皇做事不靠谱。”
  凤天戴着面纱,清冷无比,问道:“说吧,他怎么回复的?”
  小黑调整心绪,恭恭敬敬的道:“张若尘说,凤天你的情义,他知道了,一定会铭记于心。但如今身不由己,暂时无法回命运神殿助你。”
  “他真这么说的?”凤天冷声道。
  小黑眼神真诚,道:“凤天,张若尘其实心中有你,但他在天庭的处境,真的没有表面那么风光。据说,在魂界,就是九死一生。我听天庭的一些修士说,张若尘是为了守护昆仑界,才和昊天达成合作,甘心为刀。”
  凤天哪里想到,张若尘会将情义二字直接讲出来,简直就像电击雷鸣加身,这让她反而生出了一丝惶恐。
  “他怎么敢……莫非是因为他修为大进,终于敢直面自己的内心了?”凤天心中如此想到。
  凤天和虚天一样,从来没有想过,小黑敢在他们面前胡说八道。
  毕竟,小黑可不像是一个有种的,一直谨小慎微。
  小黑见凤天如此神情,心中对张若尘顿时佩服不已,风流剑神好手段,居然真的让死亡神尊动了情。
  但他却不知,张若尘和凤天之间,一直搁着一层纱,谁都不愿,也不敢将之捅破。
  却被他这个带话的捅破了!
  凤天问道:“张若尘让你给虚天带的是什么话?”
  “这个……”
  小黑露出为难的神色。
  “行吧,你可以退下去了!”
  凤天古井无波的心境泛起了涟漪,怎么都无法平静,心中在反复思考,张若尘让小黑带回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身不由己,处境艰难,难道是在向她求助?
  另一头,虚天经过反复思考和权衡,终于下定决心,必须亲自去一趟天庭。
  如今昊天在昆仑界,根本脱不了身,便没有了最大的威胁。为了剑源和紫心天尊兰,这个险,值得冒。
  再说,宇鼎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也不放心交给小黑。
  当虚天找上小黑,说出要和他一起去天庭的话之后,小黑直接傻了,顿时意识到,自己玩大了!
  将饼画得太大,虚天忍不住,不顾危险,要真身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