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三十二章 匆匆而去

  “是凤天遣本皇来天庭的。”
  小黑见到张若尘后,便开始诉苦,道:“你在天庭倒是风光无限,威震八方,众神共尊,但却苦了本皇。”
  “因为和你关系太紧密,在地狱界,备受排挤,遭到各方打压。好不容易来了天庭宇宙,但你仇家遍地,本皇也只能伪装隐藏,免得遭来横祸。这都是过的什么日子啊!”
  张若尘信他才是怪事。
  在地狱界,有冰皇这个父亲,谁会和他过不去?
  在天庭宇宙,有龙主庇护,有殒神岛主这个师公,谁敢动他?
  他又不像张若尘,修一品神道,威胁巨大,掌握的宝物多,所以才有强者前赴后继的以身犯险。
  但,对付他小黑……
  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事。
  况且,小黑乃是大神,有几人欺负得了他?
  如此卖惨,不过是想讨好处罢了!
  张若尘早已释放出神境世界掩盖天机,道:“凤天让你来天庭做什么?”
  小黑长吁短叹,避而不答,又开始诉苦。
  讲述他从地狱界来到天庭的艰辛和各种凶险。
  张若尘一时无言,将从奉仙教主那里夺取来的一件绿袍神衣取出。
  神衣是用炼制神器的材料抽丝织成,丝线内部,炼制有各种神阵和符印,兼具防御、攻击、隐匿、速度等特性。
  能被奉仙教主视为珍宝的东西,别说是大神,就算是乾坤无量境界的神王神尊都会争抢,价值不可估量。
  小黑双目放光,立即抓住绿袍神衣。
  神衣悬浮在半空,被规则神链禁锢,他无法拿走。
  张若尘手指抚摸神衣,一座座神阵和一道道符印浮现出来,道:“这神衣,是给蚩刑天准备的。你现在的修为境界,还用不上。”
  “你说什么?在你心中,本皇还比不上那只大猫?”
  小黑气得牙痒,既然是给蚩刑天准备的,你拿出来做什么?
  张若尘道:“关系是关系,但,蚩刑天做事靠谱,现在都还在姹界征战,为了昆仑界,主动要求入赘天龙界。你再看看你,一事无成,就知道要好处。想要得到,必须先付出!”
  “本皇千山万水赶来天庭,不知冒了多大的风险,就是因为听说你和颜无缺同归于尽了!本是想着,你若真死了,本皇拼了命,也要和颜无缺一族的修士死磕到底,此等情义,是那只大猫能比的吗?”
  小黑气愤不已,有一种真心错付的委屈感,道:“凤天很担心你的安危,特意让我来天庭,查看你的情况。当然,已经不需要了,现在谁不知道你张若尘生龙活虎,可与诸天斗法,傲视苍穹。”
  “对了,凤天还说了,让你别给昊天卖命,赶紧回命运神殿,她什么都可以给你,绝对比昊天给得多。”
  张若尘眉头一锁,狐疑道:“这是凤天的原话?”
  小黑没耐心,道:“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老实说,别人凤天真的对伱情深义重,换做命运神殿的那些神王神尊,就算死在外面,她估计都懒得过问。如今,随着巴尔出世,福禄神尊魁量皇的身份暴露,命运神殿局势动荡,争斗日益剧烈,你要是没有别的重要的事,还是可以回去帮一帮她。”
  张若尘在殿中踱步。
  关于命运神殿和地狱界的情况,他是有所了解的。
  天姥暂时无法离开罗祖云山界,怒天神尊得坐镇白衣谷威慑欲夺取神尸的古之强者,黑暗之渊的太古十二族活动频繁,酆都大帝尚未归来。
  以新任天尊阎人寰的实力,根本压不住巴尔、七十二品莲、魁量皇、雷罚天尊这些人。
  当然,也正是因为,地狱界内忧外患,昊天才能大刀阔斧,重用张若尘,以清理天庭内部的毒瘤。
  张若尘看向小黑的胸口,察觉到了什么,手掌按上去。
  “哗!”
  一道圆形的符印显现出来,散发一缕缕虚无气息。
  “这道符印,是虚天赐给你的?”张若尘道。
  小黑讲道:“在来天庭的路上,遇到了他老人家。若不是有虚天赐予的这道符印掩盖气息,本皇岂能那么轻松穿越地狱界宇宙和天庭宇宙,来到时间神殿?”
  “虚天也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他让你别忘了,答应他的事,事成后,不仅将神剑还你,还可放明帝自由。”
  “话说,你到底答应了他什么事?居然可以让一位天,妥协到这個地步?”
  张若尘知晓,虚天肯定是急了!
  这个时代,正变得越来越动荡,九死异天皇破境,怒天神尊暴露了真实实力,巴尔现身,虚天那么要强的人没有压力才是怪事。
  虚天想要的是剑祖留下的剑心。
  为了明帝,张若尘无论如何都要去完成自己的承诺,不过,幽冥地牢凶险异常,连不动明王大尊都留下始祖法旨不许任何修士闯第十八层狱。
  现在并不是前去幽冥地牢的合适时候。
  张若尘道:“你告诉虚天,让他老人家再等万年,万年后,我一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虚天貌是很急的样子,估计等不了那么久。临走时,他就威胁过了,让本皇告诉你,你若不尽快兑现承诺,他就亲自去昆仑界取。”小黑显然很怕虚天,道:“你到底是把什么东西卖给他了?若是不重要,就给他吧!我看那老家伙这次是来真的!”
  “现在许多老怪,都盯着昆仑界,有的是不希望师公恢复过来,有的则是在打昆仑界的始祖界的主意。若虚天也参与进去,情况会更加不妙。”
  张若尘心生一策,道:“你回地狱界后,告诉虚天,我能带他去取剑源。”
  虚天是因为没有找到剑源,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准备取剑心,以修炼剑二十四,以剑破境。
  说明,剑源更重要。
  恰好老酒鬼和星海垂钓者接连陷落在剑神殿,张若尘极为担忧,却无力相救。若能够引虚天前去,这老家伙的战力,在天尊级之下数一数二,或可将人救出来。
  小黑以为自己听错了,道:“你说什么?让我回地狱界?我好不容易才来到天庭,还没来得及去拜见龙叔和师公,怎么可能又回去?女帝在不在时间神殿?我很想念她!”
  张若尘手指一动,那件绿袍神衣飞了过来。
  小黑心动了,但面不改色,道:“这不是留给蚩刑天的吗?”
  “刑天大神正在姹界发财呢,不知收获了多少好处,而且还抱得美人归,怎么可能什么好处都被他占去了?你穿梭两片宇宙,劳苦功高,冒着巨大风险,这是你应得的。”张若尘道。
  小黑才不管张若尘前后不同的两套言词,正要探手去拿绿袍神衣,但想到了什么,谨慎道:“本皇倒是不介意跑腿!但带句话,就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
  张若尘道:“当然不只是带一句话!你还得去虚天那里,借宇鼎回来,我有大用。”
  张若尘已经问过真理殿主,空间神殿的传承神器“四方大宇印”,的确是用宇鼎的一块边角碎片炼成。
  要闯不周山的山顶和宇墟,找出杀死池昆仑的真凶,揭开空间神殿的隐秘,就必须借宇鼎。
  掌握了宇鼎,无论空间神殿藏着什么厉害人物,张若尘都敢去会一会。
  “本皇就知道这差事不好办!”小黑有些想撂挑子,道:“虚天何等精明,你以为,画一个剑源的饼,他就会将宇鼎这样的宝物借给你?”
  “那就再画一个饼!”
  张若尘低声传音,说了一句。
  小黑听完,疑惑道:“紫心天尊兰是什么东西?”
  “你原话告诉他便是!有这两个饼,虚天必定上钩。”张若尘想了想,提醒道:“你千万别添油加醋。”
  张若尘很担心小黑带钱带得少,带话带得涨,弄巧成拙。
  “明白,你就放心吧,本皇已经是大神,大神带一句话都带不好吗?不过,你确定要本皇将宇鼎带回来?万一弄丢了怎么办?”
  那可是传说中的九鼎,十分烫手,神王神尊沾上,都会有杀身之祸。
  “这件神衣,你想不想要?”张若尘道。
  “想!本皇绝对不可能将宇鼎弄丢,人在鼎在,人亡鼎亡。”小黑拍胸脯保证。
  张若尘取出笔墨纸砚,慎重斟酌后,写下一封信。
  小黑欲要凑过去看,被张若尘一掌推开,道:“不该知道的东西,就莫要生出好奇心。”
  写完这封信后,张若尘封装起来,又布下禁制,递给小黑,道:“送去白衣谷,交给怒天神尊。记住,必须交给怒天神尊本人!”
  “要拿你一件神衣,真不是容易的事。”
  小黑嘟嚷了一句,拿着信封查看,想要拆开。
  “信封若开,里面的信就会毁掉。此事关系重大,你最好靠谱一些,不然,后果很严重。速去速回!”张若尘道。
  “知道了!”
  小黑将信贴身收起,穿上绿袍神衣,戴上斗笠,向神殿外走去。
  才刚刚见面,就又别离。
  张若尘盯着他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唤道:“路上小心一些!若遇到危险,别逞强,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等你下次回来,我和女帝给你接风洗尘。”
  听到这话,小黑停步,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嘴角微微上翘,消失在神殿外。
  有些事,还真只有小黑能办。别的修士,要么不能信任,要么修为太弱,要么无法穿梭天庭宇宙和地狱界宇宙。
  ……
  上一章,我看读者说得比较多的是,日晷开启万年,下方的时间场是三百多万年。这里的三百多万年,不是说,一位修士,一定要在那里修炼那么久。
  就像,日晷在白衣谷开启了一千年,就是三十多万年,但主角只修炼了几万年一样。
  大家是轮流进去修炼的,会随时出关历练。
  上一章都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但还是很多人只看一半。要杠的人,任何一个剧情都能找到杠的点。这种东西,以后不太想解释,太浪费时间,我又没有日晷。
  对了,祝大家五一节快乐,五四青年节快乐!剧情节奏,会加快的,但后期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真的写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