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二十九章 破境

  金道衍化完成,彻底进入圆满之境。
  天地间的金属性规则,疯狂向张若尘汇聚。这片星域的所有神灵,都能感受到天地规则的不寻常流动。
  少阳神山宛若黄金铸炼而成,雄伟而高大。
  其中凝聚成神山的主体规则“剑道规则”和“拳道规则”脱变最大,张若尘的剑道造诣和拳道造诣,更上一层楼,悟到剑二十一的一缕玄妙,不动明王拳亦有新的认知。
  金道最为提升肉身,张若尘能明显感觉到身体内在力量增强一大截。
  圆满的金道和土道,在少阳神山和神境世界之间流动,又带动五行另外三行一起运转,修为境界踏入新的层次。
  “竟然破境了?”
  慕容泰来感受到张若尘气息的变化,心中凛然,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妖孽。
  这比传言中更可怕!
  这片星域中的星球,受到张若尘气息的影响,全部都在金属化,并且改变运转轨迹,向他飞去。
  “再来!”
  张若尘战得过瘾,右手提着地鼎的鼎足砸下,本源神光灿烂,力量雄劲。
  慕容泰来哪还敢徒手去接?
  一根金色拂尘,出现到他手中。
  拂尘之须为银色,用始祖的头发炼制而成。
  此为无垢拂尘,是慕容家族的传世神器,是昔日不惑始祖炼制。
  “哗!”
  慕容泰来挥打拂尘,银光洒落万千,以以柔克刚的手段,将地鼎爆发出来的雄浑力量引到四方。
  顿时,天地巨震,张若尘和慕容泰来的战圈外围,空间发生环形坍塌,向远处蔓延。
  慕容泰来战斗经验何等老道,察觉到张若尘的凶悍,肉身力量恐怖,血气旺盛得像是体内装着大江大海,特别是在近距离的交锋中,借九鼎的厚重,战力尤为霸道,将他这个诸天的气势都压了一头。
  慕容泰来脚踩祥云,踏破虚空,欲拉开和张若尘距离,不想和他近距离硬碰硬。
  “慕容泰来,你要往哪里逃?”
  张若尘紧追上去。
  慕容泰来气得快吐血,只是想要改变战术而已,怎么变成逃了?
  堂堂诸天不要面子的吗?
  很多神灵都在远眺呢!
  不等慕容泰来郁闷,就感受到一股劲风,从身后涌来。
  是洪鼎!
  洪鼎散发出真理神光,巫文在鼎身周围飞行,已到达他背后。
  慕容泰来立即意识到自己失算,张若尘是时空掌控者,又得了空间神殿的大量空间奥义,想要甩开他,拉开距离,谈何容易?
  “光镜无边,映照日月。”
  慕容泰来转身,施展出一种强大的神通,用无垢拂尘在身前,画出一道明亮的光镜,如明月当空照,神力波纹向外扩散。
  洪鼎击中光镜,竟是陷入进去,未能将其打破。
  张若尘暗暗吃惊,诸天果真了得,随手一招神通,竟然挡住了九鼎。
  “再来!”
  张若尘引动向自己飞来的一颗颗星球,如同流星雨一般,齐齐击中光镜。
  “轰隆!”
  光镜被破开,星辰碎片满天飞。
  但慕容泰来却已退至数十万里之外,立身到虚无世界中,借虚无世界的力量压制张若尘的空间手段。
  张若尘一掌击在洪鼎的鼎身上,铜眼旋转,射出一道真理光束。
  与此同时,地鼎飞向上方,衍化出洪荒世界,从上而下向慕容泰来镇压。
  慕容泰来激发奥义之力,引天地规则,借宇宙之气,身周出现一片混沌神光,规则神纹如同神链一般扭缠,形成的防御,竟挡住真理神光。
  “山河道,神霄雷。”
  随着道法施展,慕容泰来的头顶,出现一条横贯南北的山岭,长达数百万里。
  又出现一条宇宙长河,围绕山岭而流。
  接着是第二条山岭,第二条长河……
  无数山河在他头顶汇聚,神霄雷霆穿梭其间,与镇压下来的地鼎和洪荒世界对抗。
  这场斗法,波及越来越广,震撼来到这片星域的所有修士。
  一尊又一尊神王神尊赶至,个個都是天庭的名宿,为强界之主,声名显赫。
  “这是要逆天啊!若尘大长老竟然在和泰来天斗法,逼得泰来天用出了神器和奥义,这是在全力以赴迎战。”
  “看样子,若尘界尊似乎还占据了上风!”
  “九鼎出其二,不过是凭借了地鼎和洪鼎这两件无上战宝才占上风。”
  “是吗?给你地鼎和洪鼎,你敢挑战诸天?怕是随便一位大自在无量出手,就能将二鼎夺走。承认若尘界尊强大有那么难吗?你们慕容家族的修士,就这等心胸?”
  ……
  诸神热议,并且立即将消息传出去。
  一直以来天庭就有两个声音,其中一派认为,张若尘实力存疑,战绩不值得全信,很有水分。
  另一派认为,张若尘修为深不可测,许多底牌手段都没有显露过。
  今日一战,就有不少神灵认为,是慕容泰来试探出了张若尘的真实实力,战力霸绝,不输诸天。
  风族的一位神尊跨越空间虫洞而来,不明所以,问道:“这是什么情况,泰来天怎么和张若尘斗了起来?”
  “二爷爷!”
  风岩迎了上去,没有任何隐瞒,向其讲述其中原委。
  诸天之战造成的影响非同小可,特别还是发生在天庭宇宙的腹地,按理说,就算天尊不出面干预,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主宰世界的诸天也要出面制止。
  但,古怪的是,盘古界的第一人“盘元古神”,天堂界的两天“光明神殿殿主”和“商天”,皆没有现身。
  就在各个星域的神灵,都在猜测其中原因之时,一道九彩始祖神光,划破天庭,击穿宇宙空间。
  劫尊者的神音,从天庭传来:“慕容泰来你这无耻下流的老棒槌,堂堂诸天,居然出手欺负一个小辈,真当我张家无人?”
  劫尊者的真身未至,神光投影先一步落到这片星域。
  看清战场的态势后,劫尊者愣住,哪想到张若尘强悍如斯,借地鼎和洪鼎居然和慕容泰来打得有来有回。
  这是被欺负?
  这浑然就是要踩着慕容泰来扬威宇宙!
  劫尊者放弃真身赶来的念头,干咳两声,嘲讽道:“堂堂诸天,居然被我张家一个小辈按在地上打,这等实力,若非借了慕容家族的势,怕是无法列入诸天。”
  慕容泰来的心境其实还不错,但听到这话,险些破防。
  自己哪有被张若尘按在地上打?
  这话也能随便说,若是传出去,他还要脸不要?
  张劫这个老混蛋,比张若尘更可恨。
  “小小慕容,可笑可笑,本天羞与你并列天位。”劫尊者道。
  张若尘传音:“你若很闲,赶紧去助龙叔镇压慕容桓,不能让他逃了!”
  “我有多虚,你不知道吗?岂能轻易出手?”劫尊者理直气壮,继而又道:“不用担心,在天庭宇宙的腹地,他逃不掉。”
  “二位该停手了!”
  星空中,出现一个直径亿里的五彩色光圈,黑、青、赤、黄、白五种色彩流动,将张若尘和慕容泰来强行分开,拉扯到光圈的南北两端。
  五行观观主站在光圈中心,手中提着脸色苍白的慕容桓。
  随着五行观观主的赶到,张若尘明显感觉到体内的五行规则和五行之气变得平息,极难运转。这一刻,终于意识到大自在无量和不灭无量的差距。
  以前修为境界不够高,根本理解不到。
  张若尘收回地鼎和洪鼎,径直退走。
  劫尊者的神光投影追上去,神色凝重,道:“张若尘,你将有大祸!”
  “什么意思?”张若尘道。
  劫尊者道:“你一个人掌握着九鼎其二,这就是祸源!你以为自己这一战很风光?错了,天下人只会认为是九鼎厉害。那些诸天、不灭必然会闻风而动,会用出各种手段对付你,夺取二鼎。将地鼎和洪鼎交给本天吧,本天替你保管,必然可以万无一失。”
  张若尘停下脚步,盯着他。
  劫尊者恼羞成怒,道:“你这是什么眼神?本天还会惦记你的地鼎和洪鼎?等你破境不灭,肯定还你。”
  “当初伱说我修为达到什么境界,将玉皇鼎还给我?我有些不记得了!”张若尘道。
  劫尊者老脸一红,道:“玉皇鼎是大尊遗留之物,我乃张家第一强者,自该由我保管。与你何干?”
  “谁是张家第一强者,谁就可以执掌?”
  张若尘问出这话时,劫尊者已散去神光投影,消失不见。
  龙主与张若尘会合,眼神复杂的看向他,道:“观主值得信奈,慕容桓落入他手中,只要藏有秘密,就一定能挖出来。”
  “五行观,我必定会去拜访的!先回天庭,趁大家的目光都盯着这边,拿下时间神殿。”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道:“到时候,龙叔可入日晷修行,请真理殿主帮忙掩盖天机便是。”
  经历了魂界一役,张若尘对真理殿主的认知又提升一层,觉得可以将日晷的秘密共享。
  ……
  有阿芙雅提前出手,又有真理殿主、赤霞飞仙谷谷主的暗中支持,张若尘长驱直入,没有遭遇任何像样的抵抗,便拿下时间神殿。
  而这一场从魂界到金轴星,又到时间神殿的后续影响,还在酝酿发酵中。
  一件又一件的大事,正如惊天海啸一般,刺激着天庭宇宙的各方势力。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传到了地狱界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