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二十七章 诅咒

  慕容桓从群山倒塌的土石间飞出,数不尽的符光,从身上散发出来,化为玄奇的秘符图案,弥漫在虚空,随处可见。
  金轴星化为一片符海。
  “自己去寻找答案吧!但,别怪本殿主没有提醒你,当你找到答案时,就是你丧命之日。”
  慕容桓盯着张若尘,凛然长笑一声,继而,在符光的作用下,爆发出急速,如流星,向浩瀚无垠的星空中飞去。
  金轴星周围的空间,早就被张若尘以四象和空间奥义定住,他无法破开空间,只能凭速度逃遁。
  论速度,他又怎么比得过张若尘?
  张若尘追上去。
  “唰唰!”
  本是悬浮在虚空中的无尽秘符图案,凝化成一柄柄璀璨的生杀战剑,发出尖锐的破空之音,向他飞来。
  是剑符!
  每一道符印都蕴含莫大威能,可击穿星辰,剑斩神灵。
  “嘭嘭!”
  张若尘不闪不避,以肉身硬扛这些符印战剑,将其一一撞破。
  “他的肉身,怎强大到这个地步了?这是刚破境大自在无量?不,这肉身,诸天也未必比得了!”
  慕容桓见张若尘如此强悍,佛光下,肉身宛如人形神器一般,心中首次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张若尘尚未将明镜台所化的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舍利子完全吸收,距离不灭法体还有较远距离,佛光无法收放自如,不然,肉身只会更强。
  慕容桓的胸口和背部,皆有一道尺长的神行符在闪烁,一边急速飞行,快如光速,同时将金蝉神杖取出,提在手中。
  金蝉神杖得有婴儿小臂粗细,长达丈许,杖尾铸有一只活灵活现的金蝉,为昔日逆神族的五根神杖之一。
  蝉鸣声响彻星空。
  万亿里外的星球上的修士,都能听到深空传来的蝉鸣。
  慕容桓高举金蝉神杖,八十九阶中期的精神力完全释放。
  “既然你们想找死,成全你们便是。”
  星空中,凝聚出一条明亮的时间印记河流,足有数十万里长,汹涌滂湃,能量潮汐惊天动地,疯狂向金轴星涌去。
  龙主本是紧追在慕容桓身后,看见这条时间长河后,脸色不禁一变,立即遁身藏入神龙日月混沌塔。
  以他的修为,也没把握挡住这条时间长河的冲击。
  一旦挡不住,寿元必定大损。
  张若尘长啸一声,从金轴星上飞出,毫无惧色的迎向那条时间长河。
  身体如剑,佛光普照,撞了上去。
  他的皮肤,被时间规则神纹包裹,不受时间长河中那股时间力量的侵袭。
  “你没有时间奥义,纵然你是时间神殿的殿主,又能奈我何?”
  张若尘身周浮现出一道比星体还要巨大的太极四象图印,缓缓旋转,四象交替,引动空间力量,不断压缩时间长河。
  “轰隆!”
  随着空间剧烈的一震,慕容桓打出的这条时间长河,竟然随之转向,宛若一条白色的神龙,跟随张若尘一起,向慕容桓追击而去。
  “不愧是须弥的传人,小小年纪,时间造诣竟已达到这个地步!”
  慕容桓咬牙切齿,当年输给须弥圣僧也就认了,如今,竟被须弥圣僧的传人这般克制和追杀,心中极为难受。
  若身具时间奥义,他施展的时间神术,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被破掉。
  慕容桓挥出金蝉神杖,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月牙形的金芒,将一颗直径万里的星球扫飞出去,撞击向追在后面的张若尘。
  星球被蒙上了一层金属光泽,发出轰鸣声,将空间碾压得变形。
  “轰!”
  张若尘以肉身撞穿星球,无数星体碎片化为火球,飞射出去。
  他唤出剑祖神树,隔着数十万里,向慕容桓挥击。
  “唰唰!”
  剑气如雨,穿过空间,落到慕容桓身上。
  慕容桓承受这波剑雨后,身上的符衣,明显变暗了一些,心中恼怒不已。
  见龙主尚未追上来,他所幸停下,双手握着金蝉神杖,精神力完全注入神杖中,双瞳化为深蓝色“x”形,一圈圈冥光,从“x”形的瞳孔中散发出来。
  “噬魂!”
  他念出这两个字,金蝉神杖击在虚空,精神力涟漪激荡出去。
  慕容桓可是和须弥圣僧同时代的人物,一身精神力造诣,可谓高深莫测。
  面对他施展的神术,张若尘亦不敢大意,立即将八卦罗盘打出,又凝聚出一层又一层太极四象图印,无尽规则随之运转,形成防御光幕。
  但,张若尘的所有护身手段,全部失去作用,大脑一阵刺痛。
  不过又迅速恢复过来。
  “你施展的是诅咒?”
  “这怎么可能?以本殿主的精神力,施展噬魂咒,你怎么可能挡得住?”
  慕容桓对自己的修为实力产生怀疑,满脸惊诧。
  张若尘懒得与他解释,催动八卦罗盘,向他打了过去。
  龙主赶到,神龙日月混沌塔化为一颗恒星那么巨大和明亮,散发灼热神焰,从天而降,向慕容桓镇压下去。
  “轰隆!”
  慕容桓且战且退。
  他精通各种精神力秘术,时间造诣和符法造诣皆登峰造极,战力堪称诸天之下第一等。若非失去了时间奥义和永恒之枪,绝不至于被张若尘和龙主压着打。
  金轴星可不是魂界那样偏远,这里处于天庭宇宙的中心地带。
  三人的神战,很快惊动各方,许多大世界的神灵都感应到。
  但,当他们看到星空中急速流动的时间长河,恒星那么巨大的神龙日月混沌塔,还有比恒星庞大万倍的太极四象神图,一個个都吓住,连忙远遁。
  神战打得天地规则混乱,时空震荡,星辰一颗颗湮灭。
  “是龙主的气息,神龙日月混沌塔被催动到了极致,一击就能毁灭一座大世界。”
  “你们感应到没有,时间流速变慢了一点。太可怕了,真不敢想象战场中心的时间波动是何等剧烈。”
  “那道太极四象神图像是要将整个宇宙都吞噬一般,散发出来的威能之强,站在这里,都能震慑我的魂灵。”
  “我才刚听说,魂界发生了巨变,有神尊陨落。怎么战场一下就蔓延到这边来了?天庭的诸天去了哪,就没有人来管一管吗?”
  ……
  许多修士都感到惊悚,觉得张若尘就是一个杀戮狂人,走到哪儿,都能打碎一片天地。
  有神王级无量境修士赶到这片区域,分别向慕容桓和龙主传音,想要劝架。
  但,传音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反而三人的战场,还向他这边蔓延过来,直将那位神王吓得夺路就逃。
  根本惹不起。
  龙主道:“动用九鼎吧,得速战速决了,否则,诸天级强者很快就会赶到。”
  “好!”
  张若尘将地鼎取出,挥手打了出去。
  鼎中爆发出本源神光,将黑暗冰冷的虚空照亮,一座长度超过亿里的洪荒世界的光影显现出来,厚重而大气,有破尽世间一切神通的威势。
  慕容桓身上的符箓,几乎已消耗一空,肉身遭受了重创。
  这个时候,哪敢和地鼎对碰?
  “总有一天,老夫会让你们连本带利全部都还回来!”
  慕容桓丢下这句阴狠的话,身形凭空消失不见。
  所有气息,跟着一起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地鼎失去目标,悬停在了虚空。
  龙主立即释放出神魂,寻觅慕容桓的踪迹。
  张若尘一边催动真理神目,一边释放无极神道感应。
  龙主道:“慕容桓身上携带有一道极其高深的符箓,刚才他消失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符光闪烁。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一种类似隐身符的符箓,他并没有走远。”
  “凭慕容桓的符道造诣,还无法瞒过我的真理之心的感应,看来又是不惑始祖赐予的符箓!”
  “我再试试!”
  张若尘唤出洪鼎,一指击在鼎身上那颗类似眼球的铜珠上。
  “哗!”
  张若尘和洪鼎,同时爆发出真理神光。
  在张若尘的视野中,这片星空中的真理规则,全部都变得清晰可见,纵横交织,无处不在。
  “我看见你了!”张若尘道。
  慕容桓本是在潜行,突然,心生感应,知晓是被张若尘目光的锁定,背脊不禁微微发凉。
  “这怎么可能,连不惑始祖炼制的真隐神符,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慕容桓撞穿空间,向虚无世界急速遁去。
  “你不是声称总有一天要我们连本带利的还回?不用等那一天了,就今天吧!”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张若尘脚下画出一座空间传送阵。
  “哗!”
  阵法运转。
  张若尘传送出去,在虚无世界中显现出来,相距慕容桓仅数千里。
  这个距离,对大自在无量而言,简直就像近在眼前。
  张若尘引动洪鼎,顿时,一道明亮的真理光束,从鼎身上的那只眼睛中飞出。
  洪鼎的真理光束,能够破玄武真祖的防御,慕容桓自然挡不住。
  “不!”
  慕容桓拼命释放精神力,施展防御神术。
  “嘭!”
  真理光束不可阻挡,他施展出来的所有防御神术,全部都被击碎。
  肉身化为一团血雾。
  就连那件防御力强横的符衣,亦是变成了碎片。
  因为担心慕容桓自爆神心,张若尘没有立即靠近过去,而是操控地鼎,欲要将那团血雾和精神力魂雾镇压,以防止慕容桓重凝身躯。
  “哗!”
  突然,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被撕裂开,出现一道明亮的裂痕。
  裂痕中,散发出一缕蓝色的神光。
  虽只有一缕,却如星河一般绚烂和浩瀚,将飞向慕容桓的地鼎禁锢。
  张若尘看向那道裂痕,眼睛一凝,道:“慕容泰来!没想到第一个赶到的诸天,竟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