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二十六章 截杀慕容桓

  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金轴星,是一颗六级矿石星球。
  星球的南极,有一个连接东方宇宙和西方宇宙的空间虫洞,修士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从盘古界赶往天庭,必定是要从这里经过。
  张若尘和龙主并没有立即返回天庭,而是来到了这颗星球上。
  须陀洹白银树化为万佛林,生长在坚硬如金铁的星球表面。
  尸天使虽强,但,终究没有不灭无量级的战力,对万佛阵的损伤有限。经真理殿主之手,已将阵法完全修复。
  林中,张若尘运转神气,引动地鼎。
  “哗啦!”
  一座洪荒世界,从地鼎上浮现出来,向外展开,散发刺目的光华。
  奉仙教主被镇压在洪荒世界下,包括神魂都被死死压制,无法做到自爆神源。
  他不复此前的强硬,求饶道:“若尘大长老,若尘界尊,除了魂界这次,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吧?老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弥补这一次的过错,留一条生路如何?”
  “都是玉洞玄和慕容桓,老夫是受了他们的蛊惑。只要若尘界尊一句话,老夫甘愿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界尊要我杀谁我就杀谁,绝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张若尘淡淡的道:“教主好歹是一代枭雄,怎么会如此的天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意义?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