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二十五章 新世界

  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刀尊收敛气息,从虚无世界遁走而去。
  “这个老家伙,如此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怎么将刀道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道:“哼!这恰恰说明,他的刀已经收放自如,距离不灭无量只差临门一脚了!”
  张若尘收回地鼎,奉仙教主依旧还被镇压在里面。
  龙主目光落向真理殿主手中的那团魂光,道:“有收获吗?”
  真理殿主当然明白他所指,摇了摇头,道:“我收集的这些残魂,都是被魂母遗弃的,搜不出什么重要信息。真要通过魂母,寻找冥祖的避世之地,怕是还得看石叽娘娘那边。这些血液,倒是很值得解析研究!”
  龙主从血湖中收集了一团,托在手心,细细感知探查,道:“这些血液的确很诡异,但内蕴的力量,怕是比不上始祖血液吧?会不会我们猜测错了,乱古魔神和魂母能够活到这个时代,相继苏醒,与这种血液没有必然关联?”
  真理殿主摇头,道:“我恰恰持相反的态度,你们须知,这里的血液,应该是从冥古保留下来。就算是始祖血液,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多少力量?”
  “这里的血液,绝对是冥祖所留。唯一难以确定的是,是冥祖化冥之前的血液,还是化冥后的血液。”
  “以前,我是根本不信,有长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