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二十四章 不惑

  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阿芙雅重获空间奥义,施展出锁印秘术。
  龙主神魂念头外放,压制血符邪皇的精神意志。
  一连半个时辰的僵持,张若尘至少打出了上万道拳印,终于,击穿血符邪皇的护体符纹。
  “嘭!”
  血符邪皇的身体爆开。
  没有化为血雾,也没有化为精神力魂雾,而是,化为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符箓,比剑都锋利,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张若尘以佛光和太极四象图印护体,将冲击在身上的符箓,尽数震碎,化为一缕缕精神力魂雾。
  这数以千万记的符箓,并未蒙蔽张若尘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所有符箓中,有一道三尺长的血红色符箓,以超乎寻常的速度,逃逸了出去。
  “他的本体要逃。”
  张若尘大喝一声,手臂举过头顶,五指紧紧一捏。
  “轰隆!”
  麒麟拳套上,两颗雷珠立即释放出无尽雷电,将周遭的符箓尽数击碎,化为一缕缕雾霭。
  那道血红色符箓,势如破竹,表面的符纹极其高深,竟然击穿了阿芙雅用始祖血液布置的星空血河,逃逸了出去。
  速度太快!
  尽管龙主守在外面,第一时间出手,挥出魔神石柱,却还是慢了半拍,没能将其击中。
  “好厉害的一道符,血